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Ode to Jan - Jun 2014

2014 年 1 月 - 6 月。

我还在用老式酷派手机,上着高度反人类的高中。Google 还在和政府在审查问题上玩着猫捉老鼠和互相间歇性斗争。Lady Gaga 还沉浸于 ARTPOP 的商业失败和抑郁意含中无法自拔,每隔两天出来发一次疯。

2014 年初的 QQ 音乐还没改标识,还没中文歌词适配。我用它下载各种音乐,只因为它能看到我的好友在听些什么,也能让我的好友看到我在听什么。那时 QQ 音乐体积还很小。我很讨厌它的歌曲信息,但它有 Lady Gaga 天生完美巡演的现场音频。

2014 年初的贴吧助手版就能搞定一切。我还刚玩贴吧,但我也知道怎么一键签到。那时还没有各种花样炸妈的智障言论,还能在夜晚听到吧友语音聊天,那时感觉这世界真美好。

2014 年我还不得不用微信和 QQ 好友聊天,并且永远收不到表情。因为手机内存低,装不了两个应用。那时微信还没人用。用微信的唯一意义上在朋友圈写几个字会有几个人评论或点赞,很有趣。

2014 年初的 Dropbox 是最好用的同步应用。当我拍了一张照,我知道电脑上就同时有了。不是可能有,可能等几秒会有。是百分百确定我走进书房就会有。

2014 年初我还不会在手机上翻墙。事实上,我还没有购买过几乎任何付费翻墙服务。但那时 Android 电子市场可用性虽然不高,但也不低。

2014 年初,一个免费的 GAE ID 就能给你 2GB 的 goagent 流量。把 Google 所有域名导向北京服务器就能享受高速(带宽慢速)的速度,包括 Google Drive 上传和下载。

2014 年,Google 音乐搜索和 Google 阅读器早已关闭了。我心里很难过,但没有一个人和我有一样的感受。2014 年 5 月,Google 被全站屏蔽了,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但没有人和我说他很难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