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为什么《一天世界》没有按承诺发送会员通讯?

《一天世界》会员是 Lawrance 制作的同名媒体计划推出的付费媒体计划,月付会员为每月 34 元,年付会员为每年 340 元。

《一天世界》会员计划页面上如是写道:
我鼓励您成为会员,让《一天世界》真正做到无所畏惧,并帮助我在后稀缺时代尝试写出别处没有的文字。

会员可以获得:

每周两到五篇会员通讯,通过电邮发送,内容涵盖科技、设计、建筑、艺术等领域,还包括传说中的「不鳥萬书评」。不定期的会员独享音频节目,通过电邮发送。年付会员不定期抽奖。2016 年 4 月奖品包括《Fallout 4》官方画册,浦泽直树原画集,建筑师 Zaha Hadid 作品集等等。(全球包邮)以上三者均为会员独享,抽奖为年付会员专享。

其另一播客《無次元》也有类似的媒体计划,承诺每周一篇会员通讯。

我目前并不是两者的订户,但我想我可以根据我所了解的信息发表我的观点。

在发布会员通讯时,Lawrence 会在 Twitter 发送提醒。而《一天世界》的会员计划并没有按承诺(一周二到五篇,按理一月应有八到二十篇)发送。事实上,2017 年开始,《一天世界》的会员通讯常常一个月才发得上区区可数的几篇。

在 Twitter 搜索“一天世界 会员通讯”关键词(搜索结果页)即可看到,今年(2017 年)一月发布了一篇会员通讯,二月发布了三篇,三月发布了二篇,四月发布了二篇。去年 10 月发布了七篇之后,通讯数量开始缩水。

@zizhengwu 在 Twitter 上写道(时间:今年四月):
订阅了四个月的一天世界 @yitianshijieipn 以来,我共收到了 10 篇,理论上按「每周两到五篇」计算,应该下限 16 篇的会员通讯。[1/4]

应该是 32 篇吧?还是我算错了?

而《無次元》承诺的每周一篇会员通讯,在最近一年里面,只发送了三篇。

Lawrence 是反对过分强调消费者权益的,尤其你是为艺术和创作消费时。但假设一个 2017 年初开始加入会员计划的读者,没有四处打听会员通讯的实际数量,也没有关注其社交媒体账号,他在会员计划页面看到抽奖加上会员通讯的承诺后,支付了 340 元年费,只得到了四分之一的数量,加上已经过时的抽奖时,不可不说这是一种对读者权益的侵犯(无论有意或是无意)。

读者可以甘愿支持创作者而无论其实际的数量,但前提是创作者不应承诺自己无法给出的。只需把“每周二到五篇”更改为“不定期”即可,付费会员也不会感到受到了蒙骗。

如果这会破坏“得体”,那么也许也该考虑描述真实性的问题。

Lawrence 的追随者可能会猜测其个人在 16 年末起,为何开始不再专心于 IPN 的运营,但一个在会员计划页面付款的消费者不一定是通情达理的追随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