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转载:我们亟需谈谈进食障碍(ED)和 Amy Winehouse 之死

(原文作者:Kayleigh Hughes,由翻译者 bloodgutsangelcake 发于微博头条文章。原文链接。)

当今社会文化对于那些置身公众视野的女性有一条野蛮的共识——她们必须足够苗条。而为了做到这点,她们往往不能像常人一样进食,这被公众认为是正常的,跟“危险”二字扯不上分毫关系。在我们的社会文化,尤其是明星文化中,进食障碍已被视作常态,极少有人认识到这是不健康的、甚至是致命的。进食障碍符合大众对名人的期待——毕竟我们是这样的热衷于苗条体态,以至于我们选择去忽视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此外,人们总想窥探名流的私生活,还有什么能比评判他们的体态更简单、更直观的呢?

在Asif Kapadia执导的备受赞誉的纪录片《Amy》(2015)中,我们可以看到,Amy Winehouse在很小的时候就沾染了这种成人世界的坏习气:还是少年的Amy跟朋友小聚,满嘴都是零食的她悔恨地骂自己是猪,说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在画外音中,这位歌手的母亲Janis Winehouse回忆往事,提到小Amy曾告诉自己的母亲她发现了一种怎么吃都不长肉的“绝妙节食方式”——吃进去,然后强制吐出来。

遗憾的是,这部纪录片却没对这样的现象做出任何评论。这是导演Kapadia的一贯风格,他早先那部同样备受好评的纪录片《Senna》(2010)也出现了一样的情况——音频采访原始录像一应俱全,但却就是没有评论。其实也无需做出评论,母亲Janis随后的几句话已经足以让观众感到不适——她小心翼翼地承认她根本就没把Amy说的话当回事,认为这是无知的少女才会干的事,Amy长大后自然而然就不会这么做了,她随即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Amy也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父亲Mitch Winehouse,遭到了相同的对待。

电影已经过去大半,这才第一次提及Amy的进食障碍,这样的轻描淡写叫人痛心——对于绝大多数观众而言,这是他们头一次听说Amy的这一困扰。在影片中,她与酒精、毒瘾的斗争被详尽的记录了下来,与之相对的,她患有重度的进食障碍、长达数十年未得治疗的小小事实却几乎没被提及。媒体们争相讥讽她的消瘦,总是要带着“皮包骨一看就是毒虫样”的潜台词。在媒体对她的迷恋达到顶峰的时候,她的每个肢体细节都要被拿到镁光灯下被众人研讨一番,他们想方设法找出那些酒鬼的特征(脸部浮肿),而非她催吐的迹象。

由于药物滥用问题,Amy一直遭到大众讥讽。除此之外,正如影片中细致刻画的,媒体过度曝光和病态的偶像崇拜给这位有血有肉的艺人带来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她更是在诸如戒瘾、丈夫入狱等私人事务上屡屡遭到狗仔们的疯狂攻击。

纪录片甚至详尽地剖析了这位女歌手身边的人伸出援手的动机,既有无私的(因为他们非常在乎这个活泼善良、极富天才的女人)也有自私的(因为他们非常需要这个女人走进录音室、踏上巡演之路,以期从中牟取名与利)。

而这部影片却出乎意料的缺少对她暴食症的描写。这部分内容竟被缩略进了录音室工作人员的一小段采访当中,那时Amy还在灌制《Back to Black》,身材娇小的她在吃掉一顿大餐后总要消失上四十五分钟,带着一副花掉的妆容回来。随后他们发现,Amy在洗手间里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得到处都是。受访者说,直到这时,她的共事者们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纪录片没对这部分内容进行任何深入探讨——这种疾病总被视作无关紧要的小事,被视作一种无药可医的末期癌症,人们总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

很大程度上,进食障碍是毁掉一个人最简单、最完全的方式。神经性暴食症(Bulimia Nervosa,BN)患者会出现一个暴食-净化的循环特征(在暴饮暴食后通过催吐、服用药物、过量运动、禁食等方式补偿摄入的热量),否则,他们将没法维持正常的身体运作。同样的症状也出现在神经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AN:厌食症同样也可能出现暴食-净化循环,被称为暴食类厌食症)患者、狂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BED)患者和净化症(Purging Disorder,PD:长期有催吐、滥用泻药及利尿剂、灌肠等行为)患者的身上。诸如暴食、净化、断食等行为并不会给你造成明显的负担,你还是能够完成你的工作、满足人际交往需求,总而言之,你不会明显的偏离你的生活轨迹。但这些特征却足以让进食障碍患者的朋友、家人和同事忽视这种疾病,正如我们在纪录片中所看到的发生在Amy身上的一切。

Amy第一次过量用药的时候,她幸运地活了下来。一位熟人总结了面对医生的嘱托她周边的人极力否认的说辞,他们说Amy不可能过度用药,一个这么“娇小”的年轻女孩是不可能维持这种程度的药物和酒精滥用的。然而,我们都看过录像,Amy并不总是那么的娇小,就算是在她开始在酒吧表演、拿到第一张专辑合约的时候,她也不会被形容为“娇小”。从她十八、九岁为业内人士录制的表演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那时的她有着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脯,无论是看大腿还是看全身,她的体格都是平均水平,健康强壮。这种“娇小”并不是天生的,是拼死换来的。

但除了Amy本人,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地轻视了这个问题,甚至畏惧谈论这个问题。她的哥哥Alex接受卫报采访时承认,大家对Amy的暴食症都心知肚明但不一而同的选择保持沉默:“我们都知道她的那些行为,但光是提起这件事就已经很难了,更别说尝试解决它了。毕竟这是个非常负面的话题。”

但要知道,Amy的进食障碍可不仅仅是“又一个错误决定”而已。她幼年和成年的环境因素和遗传因素相互作用,决定了她会是罹患进食障碍的高危人群。缺乏早期干预、教育和持之以恒的指导意味着这样的疾病更容易生根发芽、变得越来越难以承受,更何况她一直处于一个压力不断攀升的境地。据全美神经性厌食症及相关疾患组织所言,“进食障碍并没有决定性的成因,它是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结果,诸如遗传和代谢上的因素;压抑、应激、心理创伤、性格、家庭问题等心理因素;推崇以瘦为美的文化和滋长此类风气的媒体等社会因素。”

抑郁症是进食障碍最常见的并发症。众所周知,进食障碍患者有着一系列混乱行为——限制卡路里摄入(常被简称为“限制”),暴饮暴食(根据美国进食障碍症协会的定义,这是一种“频繁大量进食”“在暴食期间有着无法控制之感”的行为),和净化(并不总是以催吐的形式出现,过量运动和滥用泻药利尿剂都是净化的形式),上述种种是患者遭遇抑郁、焦虑、躁郁(BP)、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强迫症(OCD)和其他心理问题时的常见行为。

Amy很早就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我们可以从纪录片中看到,她对抑郁症这一疾病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她在采访中提到,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不认为我知道抑郁是什么,我有时会觉得很不对劲,觉得我身上发生了某些改变。”当她长大了一些,她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她的认知变得深刻得多,她坚决地反对那些针对抑郁症患者的不堪言论:“你必须要知道,我们不是一团糟。很多在抑郁中苦苦挣扎的人不过是没有抒发情感的途径而已。”而据她所说,她抒发情感的途径就是弹吉他、写歌。至于环境因素,时常缺席的父亲和不敢对女儿说“不”的母亲,为她营造了一种漂泊不定的家庭氛围,这也是她进食障碍的重要成因之一。

至此,她已经具备了心理、遗传、环境三重致病因素,就更别提她那些石沉大海的求助和作为女性遭到的无形社会压力了,这位正经历着从常人到明星角色转变的年轻女性就这样被抛下,独自面对来自整个世界的评判。

接下来我们谈谈她的药物滥用问题。

早在Amy职业生涯开端,她就已经因为酒精问题而声名狼藉了。与丈夫Blake Fielder-Civil的虐待关系一方面成就了Amy创造力巅峰——她把动人的心碎和背叛都写进了《Back to Black》,一方面带来了她的药物滥用问题。

据全美进食障碍症协会调查,“研究结果表明,进食障碍症患者(ED) 中高达半数有着药物/酒精滥用问题,这个比例是正常人群的五倍。”许多进食障碍症患者将药物用作食欲抑制剂,“很多情况下,患者们依赖于进食障碍和药物滥用,将其视作一种逃避,一种应对措施。”此外,“药物滥用问题可能出现在进食障碍症治疗过程的任何一个时点,既可能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也可能在治疗前后出现”。然而,对酒精和药物的依赖并不会让事情有任何好转,只会适得其反。情感症结不能因此得到释怀,问题不会就此得到解决,就更别提这对健康造成造成了多少伤害。

Amy曾多次光顾戒瘾中心,尝试通过他们的帮助摆脱酒精和药物滥用的困扰,但人们却对她的进食障碍不闻不问——哪怕这是她抗争了最久的一种疾病,几乎摧毁了她的一生。

Amy的经纪人和共事者曾一度起草了一份协议逼迫她签下,声称除非她戒瘾成功,否则不会让她参加格莱美相关的任何活动——即便她获得了整整六项提名。此时的她已处于过量用药状态,她顺从地签下了这份协议,也成功地在格莱美颁奖典礼期间保持了清醒——竟没有一个人想到、提到或是真正地意识到她或许会因进食障碍的恶化而当场猝死。进食紊乱是一种无声的摧残,而更悲惨的是,没人意识到这是一种需要寻求救助的疾病。

甚至,在她死后,那些无良媒体纷纷指责大众,就好像Amy仅仅是为了公众评价而痛苦,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正是媒体的参与放大、增强了她的梦魇。Douglas Wolk在BBC的乐评栏目中称这张专辑是“一个刺痛人心的提醒”“她的艺术生涯是这样的短暂,她的听众都是她自我毁灭的同谋。”然而,盛名和媒体报道、那些没尽到半点责任的监护人和那些极具攻击性的听众,哪个不是她自我毁灭的同谋呢?

在早期的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Amy时常贬损自己的容貌,总是躲着镜头。她一直都是个烈性子的人,但当她化妆的时候,她却挑剔起自己的皮肤、挑剔起自己的脸来。有一次,她在车上睡了一觉,但当这位不带妆的歌手发现自己正被录像的时候,她立刻躲到了毛毯里面拒绝露面。这些录像里的她不过十八九岁,懂行的人会发现她脸上那个只有反复催吐的人才会有的特征——浮肿的唾液腺。但对于普通观众来说,除了她的害羞,他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根据影片中的片段粗略测算,患暴食症的Amy把自己从街头常见的体态瘦成了红毯上常见的体态,仅花了不到两年时间。

在采访中,Amy的前保镖回忆他们的亲近关系。她过去常常会跟他说一些只有小女孩才会跟家长说的话,包括了对停经和不育的忧虑。停经和不育都是重度进食障碍的症状,停经更是神经性厌食症诊断的重要参考特征。(但不能依靠这点将它与神经性暴食症区分开来。这两种疾病有诸多相同症状,包括了停经,因此不能将其作为区分两者的判断依据。厌食症患者会出现严重的体重偏轻,暴食症患者则不会那么明显。)

在戒瘾期间,Amy住在圣卢西亚岛,她停止嗑药,却依旧摄入大量酒精。媒体们为了打造一个有关救赎的故事,竟对外宣称她已经痊愈了——他们认为她看上去已经好多了,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她的暴食症痊愈了。这些报道反映了人们对进食障碍有着何等的误解。

《每日邮报》的报道附上了Amy在圣卢西亚岛居住期间的照片。她肿胀的肚子很有可能是进食障碍所导致的营养不良和内部损伤造成的。而在另一些照片中,她正在进食,图片配文是“真是好胃口: 经过在加勒比海岛圣卢西亚的度假,Amy Winehouse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这篇文章引用的Amy当时约会对象的话,暗示了她的暴食-净化过程所造成的极度营养不良:

“她靠巧克力棒过活,一次能吃上十根,口袋里塞满了Haribo的糖果和橘子口味的Lucozade运动饮料...她会吃上一大份麦当劳,然后在厕所全都吐出来——我曾发现我的牙刷上覆着一层呕吐物,就随口问了她一下。”

这篇文章的种种细节透露出社会对进食障碍患者的血污细节的病态迷恋,这些报道引导读者偏离事实真相。那些正经历暴食的进食障碍患者被荒谬的形容为 “狼吞虎咽”“好胃口”——这可根本不是痊愈的征兆——他们正咀嚼着那些不久后就会被强制吐出来的食物。

治疗进食障碍患者的最大挑战在于进食障碍的“自我协调”,意即患者视进食障碍为他/她人格与自我的一部分,认为进食障碍是令他/她满意的一部分、是积极的一部分,许多患者甚至根本没有摆脱病症的意愿。

据《精神病学时报》(和所有遭遇进食障碍的人)所言:“众所周知,进食障碍在治疗上难以入手,复发率居高不下。”这可以被归结为许多因素,本文也提及了许多,比如公众对进食障碍的诸多误解,治疗方案尚未完备,医生未能与患者就导致病发的核心问题做出交流,当然,少不了最重要的一点,进食障碍的“自我协调”。

纪录片中有着确实证据表明Amy想解决她的酒精、药物滥用问题,想获得救治,她曾提到她喜欢戒瘾中心,也是出于自愿才答应了经纪公司的最后通牒。但我查找现存的网络资料,竟没一项记录表明她有治愈进食障碍的意愿。也难怪,她自幼年起开始这样的行为,她把进食障碍告诉父母的时候也并没有获得任何负面反馈,于是,她就把这样的习惯带到了成人世界,而成人世界又恰巧要求她保持特定体态,与此同时,正有亿万双眼睛盯着她,吹毛求疵。

进食障碍极为棘手。它在治疗上难以入手;有着极高的复发率;不会显著影响病患生活因而总是隐于无形;人们将它视作禁忌的秘密,对它的成因和作用方式有着长期误解,因此,它也很少被定论为患者的死因。

Amy Winehouse的官方公布死因是酒精中毒,这大概跟艾滋病人的死因有着类似的解释——他们往往死于肺炎并发症而非艾滋。HIV病毒破坏人体对抗感染的能力,类似的,暴食症的危害在于缓慢地侵蚀人体,直到肢体无法维持基础功能,此时的患者极易受到外部的侵害。

纪录片甚至详尽地剖析了这位女歌手身边的人伸出援手的动机,既有无私的(因为他们非常在乎这个活泼善良、极富天才的女人)也有自私的(因为他们非常需要这个女人走进录音室、踏上巡演之路,以期从中牟取名与利)。

而这部影片却出乎意料的缺少对她暴食症的描写。这部分内容竟被缩略进了录音室工作人员的一小段采访当中,那时Amy还在灌制《Back to Black》,身材娇小的她在吃掉一顿大餐后总要消失上四十五分钟,带着一副花掉的妆容回来。随后他们发现,Amy在洗手间里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得到处都是。受访者说,直到这时,她的共事者们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纪录片没对这部分内容进行任何深入探讨——这种疾病总被视作无关紧要的小事,被视作一种无药可医的末期癌症,人们总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

很大程度上,进食障碍是毁掉一个人最简单、最完全的方式。神经性暴食症(Bulimia Nervosa,BN)患者会出现一个暴食-净化的循环特征(在暴饮暴食后通过催吐、服用药物、过量运动、禁食等方式补偿摄入的热量),否则,他们将没法维持正常的身体运作。同样的症状也出现在神经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AN:厌食症同样也可能出现暴食-净化循环,被称为暴食类厌食症)患者、狂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BED)患者和净化症(Purging Disorder,PD:长期有催吐、滥用泻药及利尿剂、灌肠等行为)患者的身上。诸如暴食、净化、断食等行为并不会给你造成明显的负担,你还是能够完成你的工作、满足人际交往需求,总而言之,你不会明显的偏离你的生活轨迹。但这些特征却足以让进食障碍患者的朋友、家人和同事忽视这种疾病,正如我们在纪录片中所看到的发生在Amy身上的一切。

Amy第一次过量用药的时候,她幸运地活了下来。一位熟人总结了面对医生的嘱托她周边的人极力否认的说辞,他们说Amy不可能过度用药,一个这么“娇小”的年轻女孩是不可能维持这种程度的药物和酒精滥用的。然而,我们都看过录像,Amy并不总是那么的娇小,就算是在她开始在酒吧表演、拿到第一张专辑合约的时候,她也不会被形容为“娇小”。从她十八、九岁为业内人士录制的表演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那时的她有着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脯,无论是看大腿还是看全身,她的体格都是平均水平,健康强壮。这种“娇小”并不是天生的,是拼死换来的。

但除了Amy本人,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地轻视了这个问题,甚至畏惧谈论这个问题。她的哥哥Alex接受卫报采访时承认,大家对Amy的暴食症都心知肚明但不一而同的选择保持沉默:“我们都知道她的那些行为,但光是提起这件事就已经很难了,更别说尝试解决它了。毕竟这是个非常负面的话题。”

但要知道,Amy的进食障碍可不仅仅是“又一个错误决定”而已。她幼年和成年的环境因素和遗传因素相互作用,决定了她会是罹患进食障碍的高危人群。缺乏早期干预、教育和持之以恒的指导意味着这样的疾病更容易生根发芽、变得越来越难以承受,更何况她一直处于一个压力不断攀升的境地。据全美神经性厌食症及相关疾患组织所言,“进食障碍并没有决定性的成因,它是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结果,诸如遗传和代谢上的因素;压抑、应激、心理创伤、性格、家庭问题等心理因素;推崇以瘦为美的文化和滋长此类风气的媒体等社会因素。”

抑郁症是进食障碍最常见的并发症。众所周知,进食障碍患者有着一系列混乱行为——限制卡路里摄入(常被简称为“限制”),暴饮暴食(根据美国进食障碍症协会的定义,这是一种“频繁大量进食”“在暴食期间有着无法控制之感”的行为),和净化(并不总是以催吐的形式出现,过量运动和滥用泻药利尿剂都是净化的形式),上述种种是患者遭遇抑郁、焦虑、躁郁(BP)、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强迫症(OCD)和其他心理问题时的常见行为。

Amy很早就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我们可以从纪录片中看到,她对抑郁症这一疾病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她在采访中提到,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不认为我知道抑郁是什么,我有时会觉得很不对劲,觉得我身上发生了某些改变。”当她长大了一些,她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她的认知变得深刻得多,她坚决地反对那些针对抑郁症患者的不堪言论:“你必须要知道,我们不是一团糟。很多在抑郁中苦苦挣扎的人不过是没有抒发情感的途径而已。”而据她所说,她抒发情感的途径就是弹吉他、写歌。至于环境因素,时常缺席的父亲和不敢对女儿说“不”的母亲,为她营造了一种漂泊不定的家庭氛围,这也是她进食障碍的重要成因之一。

至此,她已经具备了心理、遗传、环境三重致病因素,就更别提她那些石沉大海的求助和作为女性遭到的无形社会压力了,这位正经历着从常人到明星角色转变的年轻女性就这样被抛下,独自面对来自整个世界的评判。

接下来我们谈谈她的药物滥用问题。

早在Amy职业生涯开端,她就已经因为酒精问题而声名狼藉了。与丈夫Blake Fielder-Civil的虐待关系一方面成就了Amy创造力巅峰——她把动人的心碎和背叛都写进了《Back to Black》,一方面带来了她的药物滥用问题。

据全美进食障碍症协会调查,“研究结果表明,进食障碍症患者(ED) 中高达半数有着药物/酒精滥用问题,这个比例是正常人群的五倍。”许多进食障碍症患者将药物用作食欲抑制剂,“很多情况下,患者们依赖于进食障碍和药物滥用,将其视作一种逃避,一种应对措施。”此外,“药物滥用问题可能出现在进食障碍症治疗过程的任何一个时点,既可能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也可能在治疗前后出现”。然而,对酒精和药物的依赖并不会让事情有任何好转,只会适得其反。情感症结不能因此得到释怀,问题不会就此得到解决,就更别提这对健康造成造成了多少伤害。

Amy曾多次光顾戒瘾中心,尝试通过他们的帮助摆脱酒精和药物滥用的困扰,但人们却对她的进食障碍不闻不问——哪怕这是她抗争了最久的一种疾病,几乎摧毁了她的一生。

Amy的经纪人和共事者曾一度起草了一份协议逼迫她签下,声称除非她戒瘾成功,否则不会让她参加格莱美相关的任何活动——即便她获得了整整六项提名。此时的她已处于过量用药状态,她顺从地签下了这份协议,也成功地在格莱美颁奖典礼期间保持了清醒——竟没有一个人想到、提到或是真正地意识到她或许会因进食障碍的恶化而当场猝死。进食紊乱是一种无声的摧残,而更悲惨的是,没人意识到这是一种需要寻求救助的疾病。

甚至,在她死后,那些无良媒体纷纷指责大众,就好像Amy仅仅是为了公众评价而痛苦,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正是媒体的参与放大、增强了她的梦魇。Douglas Wolk在BBC的乐评栏目中称这张专辑是“一个刺痛人心的提醒”“她的艺术生涯是这样的短暂,她的听众都是她自我毁灭的同谋。”然而,盛名和媒体报道、那些没尽到半点责任的监护人和那些极具攻击性的听众,哪个不是她自我毁灭的同谋呢?

在早期的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Amy时常贬损自己的容貌,总是躲着镜头。她一直都是个烈性子的人,但当她化妆的时候,她却挑剔起自己的皮肤、挑剔起自己的脸来。有一次,她在车上睡了一觉,但当这位不带妆的歌手发现自己正被录像的时候,她立刻躲到了毛毯里面拒绝露面。这些录像里的她不过十八九岁,懂行的人会发现她脸上那个只有反复催吐的人才会有的特征——浮肿的唾液腺。但对于普通观众来说,除了她的害羞,他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根据影片中的片段粗略测算,患暴食症的Amy把自己从街头常见的体态瘦成了红毯上常见的体态,仅花了不到两年时间。

在采访中,Amy的前保镖回忆他们的亲近关系。她过去常常会跟他说一些只有小女孩才会跟家长说的话,包括了对停经和不育的忧虑。停经和不育都是重度进食障碍的症状,停经更是神经性厌食症诊断的重要参考特征。(但不能依靠这点将它与神经性暴食症区分开来。这两种疾病有诸多相同症状,包括了停经,因此不能将其作为区分两者的判断依据。厌食症患者会出现严重的体重偏轻,暴食症患者则不会那么明显。)

在戒瘾期间,Amy住在圣卢西亚岛,她停止嗑药,却依旧摄入大量酒精。媒体们为了打造一个有关救赎的故事,竟对外宣称她已经痊愈了——他们认为她看上去已经好多了,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她的暴食症痊愈了。这些报道反映了人们对进食障碍有着何等的误解。

《每日邮报》的报道附上了Amy在圣卢西亚岛居住期间的照片。她肿胀的肚子很有可能是进食障碍所导致的营养不良和内部损伤造成的。而在另一些照片中,她正在进食,图片配文是“真是好胃口: 经过在加勒比海岛圣卢西亚的度假,Amy Winehouse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这篇文章引用的Amy当时约会对象的话,暗示了她的暴食-净化过程所造成的极度营养不良:

“她靠巧克力棒过活,一次能吃上十根,口袋里塞满了Haribo的糖果和橘子口味的Lucozade运动饮料...她会吃上一大份麦当劳,然后在厕所全都吐出来——我曾发现我的牙刷上覆着一层呕吐物,就随口问了她一下。”

这篇文章的种种细节透露出社会对进食障碍患者的血污细节的病态迷恋,这些报道引导读者偏离事实真相。那些正经历暴食的进食障碍患者被荒谬的形容为 “狼吞虎咽”“好胃口”——这可根本不是痊愈的征兆——他们正咀嚼着那些不久后就会被强制吐出来的食物。

治疗进食障碍患者的最大挑战在于进食障碍的“自我协调”,意即患者视进食障碍为他/她人格与自我的一部分,认为进食障碍是令他/她满意的一部分、是积极的一部分,许多患者甚至根本没有摆脱病症的意愿。

据《精神病学时报》(和所有遭遇进食障碍的人)所言:“众所周知,进食障碍在治疗上难以入手,复发率居高不下。”这可以被归结为许多因素,本文也提及了许多,比如公众对进食障碍的诸多误解,治疗方案尚未完备,医生未能与患者就导致病发的核心问题做出交流,当然,少不了最重要的一点,进食障碍的“自我协调”。

纪录片中有着确实证据表明Amy想解决她的酒精、药物滥用问题,想获得救治,她曾提到她喜欢戒瘾中心,也是出于自愿才答应了经纪公司的最后通牒。但我查找现存的网络资料,竟没一项记录表明她有治愈进食障碍的意愿。也难怪,她自幼年起开始这样的行为,她把进食障碍告诉父母的时候也并没有获得任何负面反馈,于是,她就把这样的习惯带到了成人世界,而成人世界又恰巧要求她保持特定体态,与此同时,正有亿万双眼睛盯着她,吹毛求疵。

进食障碍极为棘手。它在治疗上难以入手;有着极高的复发率;不会显著影响病患生活因而总是隐于无形;人们将它视作禁忌的秘密,对它的成因和作用方式有着长期误解,因此,它也很少被定论为患者的死因。

Amy Winehouse的官方公布死因是酒精中毒,这大概跟艾滋病人的死因有着类似的解释——他们往往死于肺炎并发症而非艾滋。HIV病毒破坏人体对抗感染的能力,类似的,暴食症的危害在于缓慢地侵蚀人体,直到肢体无法维持基础功能,此时的患者极易受到外部的侵害。

全美神经性厌食症及相关疾患组织这样描述此类现象:

在所有心理疾病之中,进食障碍有着最高的致死率,但其具体数字在不同的研究报道中却有着很大的差异。出现这些差异的很大原因在于,进食障碍患者往往死于心力衰竭、器官衰竭、营养不良、自杀,往往是这些并发症最终毁了一个人的健康而非进食障碍本身。

在纪录片中,一位医生将Amy的死归结于酒精中毒和进食障碍导致的身体虚弱的综合作用结果,但这一诊断最终还是没能进入官方面向公众发布的死亡声明。

这份声明在技术上是准确的,但缺乏全局意识,广大民众对进食障碍(尤其是暴食症)的致死性的认知将长久地处于缺位状态。如果Amy的死亡声明能加入"暴食症的并发症" 这个句子,我们的世界或许就有希望开始展开一些围绕健康展开的、不同于以往的、更加复杂的对话。进食障碍的真相越是为人所知晓,我们的世界就越有可能走上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我们将更准确地了解这些毁灭性的疾病、更设身处地的理解那些深受困扰的独特个体。而人们对Amy Winehouse遭遇的不屑一顾则告诉我们,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所有,翻译仅供学习交流之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