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we need something bigger than that

保姆纵火案事件,在这个信息流动受到不均等阻拦的地方受到剧烈讨论。

我很讨厌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他之前的两次事件当中违背了一些基本的原则、泄露了当事人的保密记录。并且毫不理性,没有证据支撑便空口说大话。

我也早已取消关注当事人家属的微博帐号。他不断地发布自己孩子的生前照片和视频,我认为他是不真诚的,并且让我感到反感。

但最早一篇被删除的微博中叙述了物业的种种过错,让人心中一惊。

但现在想起来,他并没有列出真正有效的证据。

之后的事态我也没有关心。

直到最近,理记被列为微博三蛆。

我很讨厌用「反转」这个词来描述自己被欺骗的状况。「反转」谓何?即是你因为一句话或者一时冲动、被情感支配,让你的大脑停止去了解事实和全部的事实。当你看到吸引你的反面证据时,你就称事实被反转了。

我们不该因为理记的人品和三观让你生厌、受害者的故事让你同情而愤怒,就毫不犹豫地滑向受害者一边。在这样非常事件、公共事件之中,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不能按平常的方法去简单地相信和放弃。

单纯的我支持 A 方、我支持 B 方,不是我们该采取的立场,或是用“圣母”、“直男癌”、“真相”等索然无味的话语去概括自己的观点,这都太无聊了。We need something bigger than that.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