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

我不喜欢《天天过圣诞》

《天天过圣诞》这五个字我打了很多遍,但我相当憎恨这张专辑。

受众影响内容再次被印证了。当粉丝组成让你感到你不能够也不应当发表偏离他们核心观点的内容时,你居然会不由自主地违背你所想的。

是的,没有人给你钱说假话,没有人让你继续,但你就这么做了 - 不然呢?或者这就是习惯的力量,而我所做的也就是要反对这个力量。

但更深入一点,我觉得我已经放弃了那些人。我没有意愿改变他们,他们是一帮烂学生。我对愚蠢网友的狠辣评论有过切身体会但又厌恶至极,这两点让我建了一堵墙,而这个的感觉很棒。联合总是很难的,隔绝开一个人总是容易做到的。

写到这里,我有点担心我欺骗自己的法子会不会失效了。

我对这张专辑的体会怎么样?我没有办法去听《圣诞佬在路上》和《手杖糖巷》和《吼吼吼》和《阳光》以外的歌。我的耳朵对她的嗓音感到不适。这简直就是折磨。如果要让我选一首,那就是《手杖糖巷》,我会说「谢天谢地」。

她从《This Is Acting》以来形成了这样一种声音:扁扁的,尖尖的,高高的。在以前,当她发出高音时,你能够听到她声音的厚度和撕裂。这和她过往的音乐风格反而是很配的组合,因为《一千种恐惧》和《你全家都有大烦恼》里面恰好都有较为厚重或者沉重的合成器节拍。虽然是电子流行,但这两张专辑并没有多少清新之感。有清新之感的当然是《生来耍性》和《爱演的歌手》。这两张专辑的节拍把流行的糖果味融得很彻底。但《生》有真正很规整的 ballad,比如《Be Good To Me》,也有电子味十足的《不会离开》。《生》和它的标题很相称,听起来确实乐趣不少。《爱演》的 Sia 产生了她歌手生涯最大的改变。她开始投准角度制作易于吸收、电台友好、愉快的流行曲。《Reaper》的现场之荒谬已经没法让我听完这首歌。而《活着》和《飞鸟》显然是《吊灯》和《穿黑衣》的廉价复制品。而这张专辑的尾曲可能是你听到过的最糟糕的 ballad。Sia 太流行的专辑确实都会有一首 ballad 没错,但我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劲去唱一首慢板。而这张专辑的续篇更是火上浇油。续篇的几首歌(比如《最伟大》)几乎都是《裤袋空空》的廉价复制品。《耶稣泪》也见证了 Sia 开始使用令人尊敬的题材去创作廉价的歌曲内容。

Sia 的独立女歌手尚存的气息是她的采访中坦诚的自嘲和趣味。音乐上面她同样坦然而毫无歉意大量使用"别放弃"和"打击我"和"我不倒下"等本身已经烂俗的概念去拼接她的影视歌曲或是给别人写的歌。她抑或 oversing 抑或尖扁高的嗓音也毫无好转,最典型的例子是《解救我》这首歌的重录几乎彻底毁掉了这首 2010 年写下的歌曲。

《天天过圣诞》的慵懒也并没有体现在她的嗓音里面 - 她的嗓音已经是慵懒的反面了,而是再一次体现在专辑创作和演唱的慵懒上面。除了十首歌都有数首歌曲有相似歌名的情况,八九十三首歌令人一刻都听不下去。《圣诞灯下》头声被滥用而又毫无可信度,歌曲又长又无聊。《叉叉叉下》的演唱简直是噩梦一般,复读机一般隔几秒发生一次的毫无意外的破碎感的尾音和用力过猛的转音当然不是“演出来的”。同名歌曲以近年来 Sia 标志性的“噢!!”开场和过渡,到了副歌又是你熟悉的“看我会唱歌”式的尖锐而破音的高音。

在这种情况下,Sia 的快板流行曲反而成了这位后独立歌手的强项。《手杖糖巷》可能是 Sia 写过的最愉快的歌曲,流畅轻快,一气呵成,没有来回卡壳也没有高音的嗓音也让人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三声吼》也是没有凸显声音特征的另一个成功之作。而首支单曲虽然堪听,但是高音让人耳朵难受不安,我很好奇 Sia 听这首歌会不会激发她的焦虑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