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4日星期日

no more eletric chapel

Gaga 在 2011 年到 2014 年那段混混沌沌的时光很喜欢用各种各样的隐喻来描述和表达。

「隐喻」就是一切的中心。那是 Lady Gaga 最精妙的地方。

2012 年的她和 LGBT 权益密切相关。

2014 年的她属于一切艺术家 wannabe。她的痛给所有人看到,而这是不加任何遮掩的,最露骨的痛。

Gaga 从彼得潘的 Born This Way Ball 梦幻城堡里面创作出《Artpop》,走出来以后就进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2016 年的她终于是「成熟的创作者和表演者」,但与此同时她也丧失了那种宗教性。

她当然已经彻底告别过去的「奇装异服」街拍了。(很明显)

看了 Joanne 巡演就知道她变得稳重了。她不再说太多话,因为确实她没有什么「正常的」话可以说出来。她可能也明白自己的演唱会演讲实际效果比较灾难了。既然说不好,那就不说也罢。既然搞不好,那就干脆什么也别搞。她事实上没有什么会失去的了,演唱会四平八稳地办,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地位在那里。

「I need more privacy. I need more space for my soul.」

这真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了。这个主次关系是终于摆正了。但也丧失了那一点怪异的地方。

你不会再看到那种不稳定、奇怪得让你想说「什么鬼」的 Gaga 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