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4日星期三

逍遥法外第二季:惊喜刺激、虎头蛇尾

最近两三天看完了<逍遥法外>第二季,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看,但因为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没怎么看懂,而且已经看了两年左右了,所以我重新看了一遍。

<逍遥法外>第二季比我想象中的要刺激和有可看性。剧情推进很快、目不暇接。当然纰漏也是数不胜数。

首先是关于 ADA 高坠事件。安纳里斯很聪明地先入为主、向警方报告自己受袭的事件,确实没错。亚裔小姑娘就成了被告。安娜在庭审可想而知会被追问证据之类的,但是安娜声称自己是首先被枪击的,所以自然可以理直气壮地 pass 掉「她到底怎么跌下去的?」这类问题,甚至包括「我们尸检发现了漏洞。」。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被枪击昏迷,一个「吃药昏迷」,居然就这么蒙混过关了,编剧可真行。(褒义)

这里的一个问题是,编剧没有重放妹妹很久前说「我晚上会吃药,第二天早上起来什么也记不得了」。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因为隔得太久,完全觉得这个说不通。现在想起来仍然很怪,妹妹根本没有吃药也没有回房间睡觉,她应该是看得到弗兰克的脸的。另外她根本没有罪却直接「逃走」根本就说不通,除非编剧写这个情节就是为了糊弄观众。

要是编剧就在这里彻底放下兄妹杀人案也就罢了,但是编剧并没有放下。最后几集的潦草感显而易见。下半季的主角是韦斯。在第十三集,剧情的逻辑性和完整性千疮百孔。首先是二逼脸被审问的情节居然有开始没结束。第二,Wes 看了卷宗以后去纽约找 Eve,但这里又被切掉了,他谈没谈、谈了什么,又不知道了。似乎韦斯去纽约就是为了让安纳里斯被袭击。太方便了,这个剧情安排。

另外就是亚设的父亲。朋友去亚设的家里群奸了一个女孩子,ADA 追着亚设不放。亚设的父亲来帮他谈 immunity deal,条件是他协助调查安纳里斯并监听安纳里斯的房子。亚设没有接受这个条件,安纳里斯帮他解决了,而解决的方式是她举报了亚设的父亲?所以亚设是怎么脱罪的呢?我搞不明白。

最后一集被难以下咽的填充品所填充。先不论安纳里斯和众人的装束差了太多,安娜和她妹妹的对话令人尴尬和无聊。她和父亲楞来楞去的震惊样子、她妹妹第二天早上莫名其妙的震惊样子、莫名其妙的餐桌对话……以及这一季后半充斥着太多懒惰的配乐,抒情音乐贯穿着,要么是滥用模糊音效,制作水平廉价到逼人快进。

第二季的台词也有许多慵懒之处。被滥用的「I'll ruin you.」以及最后一个场景「He needs to go.」和鲍妮莫名其妙地震惊「Annalise.」到底是什么意思?劳拉在弗兰克家里转圈圈是为了什么?OMG,最后一集真的不能再烂了。

另外,这个剧的一个问题是,道德论述不能建立在假设的场景下。比如,安纳里斯确实有酒瘾没错,但第三季里面为什么 killer poster 才让她把酒瘾拿出来当作接口呢?又比如,第二季变性人受丈夫虐待,但是她却伪造了现场,这时去论述变性人所遇到的不公待遇,这不能够让观众感到合理。

第二季是挺有意思的,各种小细节很好玩。比如安纳里斯的酒瘾,安纳里斯对鲍妮的冷暴力,劳拉的聪明,米凯拉的趣味。第二季绝对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这也让我对第三季丧失了任何重看一遍的兴趣。(因为我记得第三季已经让我不想看每一集了,因为每一集都没说什么)

(原文写于去年10月29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