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星期三

吵架纪实

上周再上周,我在微博上面和人吵架了。

吵架本来没什么好说的。我骂别人傻,骂了不止一次。对方(后来发现其实是多人协作的账户)恶狠狠地截图回骂,给我点蜡烛,咒我死,把我网络上面的记录都挖出来写一篇文章列数一番。文章被删以后又用另一个微博账号来关注我,并在自己的时间线上面写骂我的话。

我不知道这个人以往是不是和我有过节 - 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我坚定的认为,现在的 Sia 没有任何关注的意义。我意识到对她个人的攻击是不正当的 - 每个人可以做她爱做的事,更不要说一个人的缺陷是本应有之的,外人不应加以指责。再加上她本人的历史,我想我除了欣慰以外不该有其他的话好说。但毫无疑问的,喜欢听 Sia 当前的音乐的人还太年轻。或许你喜欢《一千种恐惧》我都能完全理解,但之后的作品... 真的吗?

他们当然可以选择他们想听的东西,我也可以选择批评我所批评的并且选择不与他们为伍。

中国的网络上面差劲的人很多 - 你没法低估他们的底线。你会受到他们的伤害 - 你几乎没法避免这点,你只能承认这一点。中国的许多糟糕的人几乎没有讲理的意识 - 他们没有这项本能,他们甚至可能认为混淆事实和混淆认知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 当然这是错的。他们没法被我教化 - 是的,我不能做到。没有人能做到。

我也意识到一点,就是受众确实很大地扭曲了我们在不同平台发布内容的隐蔽度。我们会在流量大、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平台谨言慎行,但在博客或者微博上面则是当作日记本一般。事实上,前者的权限可能更少,而后者往往是完全开放给所有人的。而在前者,受众都在明处。而后者的情况,受众都在暗处,而你在明处。不受控的条件下当然什么都会发生。

也许你打别人一拳,准备好自己也被打到落花流水才是正确的一种认知?而不是怎么去想怎么做来两全其美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